网站首页  
孟津县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商周夷齐劝谏地 今日孟津扣马村
作者:兰台孟津  来源:中国孟津网  更新时间:2018-7-24

商周夷齐劝谏地 今日孟津扣马村

今日地名:扣马村

  地名简介:扣马村,地处孟津县会盟镇最东端,距县城约30公里,南依邙山,与偃师市邙岭乡交界,北临黄河,与焦作孟州隔河相望,东接巩义市康店镇赵沟村,现有村民近3000人,面积约5平方公里。

  地名由来:扣马村名称的由来,与中国历史上一个著名的重大事件——武王伐纣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武王伐纣过黄河 八百诸侯会孟津

  3000多年前的商朝末年,商纣王昏庸暴虐,荒淫无道,各地民不聊生。周本是商王朝的一个属地,地处陕甘一带。到公元前11世纪初,在周公、召公、姜尚等辅佐下,周武王姬发励精图治,疆域西自甘肃灵台,东到河洛,并且占有长江、汉水流域的广大地区。

  为了推翻商纣王的残暴统治,公元前1027年,周武王亲率大军东征,一举攻克西亳(在今偃师市西约7公里处),陈师于黄河中下游最重要的渡口——孟津渡,准备渡河北上。闻此消息,天下八百诸侯不期而至,都请求伐纣。他们还在渡口附近筑起会盟台,举行了军事联盟的誓师大会。

  《史记·周本纪》载:“居二年,闻纣昏乱暴虐滋甚,杀王子比干,囚箕子。”武王认为伐纣时机已到,于是遍告诸侯:“殷有重罪,不可以不毕伐。”随后,他率兵浩浩荡荡又来到了孟津,集合诸侯,发布训告,痛斥殷纣之罪恶,鼓励大家,只要齐心协力,伐纣必克。第二天,武王还大巡六师,明誓众士,同时申明军纪:“功多有厚赏,不迪有显戮。”

  谁料,就在大军斗志昂扬要渡过黄河的时候,突然有两位老人拦住了武王的马头。

伯夷叔齐同让国 邙山脚下扣马谏

  这两位老人是孤竹国君(国家位于今天的河北东部)的两个儿子,名字叫伯夷、叔齐,在兄弟中分别排行老大、老三。中国古代君主传位,通常传给嫡长子,可年老的孤竹国君认为叔齐贤能,表示要传位给叔齐。不料孤竹国君死后,叔齐坚决不肯继位,理由是按惯例这个君位应归大哥伯夷,自己若坐,将让世人耻笑;而伯夷更不肯干,理由是父亲生前讲明要让叔齐继位,自己坐君位,不仅不孝,还有欺弟之嫌。相持不下,兄弟两人不约而同在一天夜里出走了,从此一个天南,一个地北,游荡多年,饱尝人世辛酸。到了老年,两人竟意外地在洛阳北邙相遇了。

  公元前1025年岁末的一天,他们得知周武王率领大军准备渡河北上,前往朝歌(今河南淇县一带)讨伐商纣王,非常想不通,于是风风火火赶到孟津渡,拦住武王的马头劝阻谏道:“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杀君,可谓忠乎?”意思是你的父亲(即周文王)刚死还没有安葬,你就大动干戈,怎么称得上“孝”?你作为臣子,竟要去杀君主,怎么称得上“忠”?武王的卫士一听此话,正要对他俩动武,恰巧被姜太公发现,姜太公说了声“此义人也”,迅速扶他们离开。

  再说周武王,虽然听到了伯夷、叔齐的劝谏责难,但并未为其言所惑,毅然率军横渡黄河,挥师北上,经过牧野之战,最终完成了伐纣的全胜,建立起周王朝的统治。

  《史记·伯夷列传》记载,天下归周后,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最后,他们饿死在首阳山上。

人文圣地受仰慕 古寨碑刻诉沧桑

  伯夷、叔齐的言行,被世人视为忠顺的楷模,大加赞颂。司马迁评价他们曰:“末世争利,维彼奔义;让国饿死,天下称之。”数千年来,人们在孟津渡附近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夷齐祠、天意阁、武王庙等建筑,对周武王和伯夷、叔齐一同进行祭祀。由此而形成的扣马村,不仅成了商贾云集、舟车辐辏的大镇,还成了历代达官显宦、文人骚客瞻仰凭吊的圣地。

  日前,记者前往扣马村,虽然这里早已发生了巨变,但古风、古意仍扑面而来。

  村子中间,一座砖石结构的古寨门巍然而立,上面镶嵌着“长赢门”石额,还有“扣马”等刻石(上图)。人们围聚在寨门附近,摆摊经商,怡然自得。村里老教师焦海波介绍,清朝同治二年(公元1863年),为了抵御兵灾匪患,扣马村人自发修起了一座扣马寨,周长约2公里,寨有四门,北曰“迎恩门”,南叫“长赢门”,东边是“春旭门”,西边为“宝城门”。只可惜,整个古寨目前寨墙损毁殆尽,仅剩下了这座作为正门的南门。

  进入“长赢门”,左面是一座青砖灰瓦、顶塌墙歪的老房,一通高2米多的大碑镶嵌在东墙上,字迹模糊,年代久远。细细观看,它原来正是明代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河南巡按王洙等所立的《重修夷齐祠碑记》。老房的窗户上方,还有一方刻石,上书“商夷齐扣马地”。

  焦海波讲,这座老房是明清时期的夷齐祠的主要建筑,从其所镶碑刻的内容来看,更早、更古的夷齐祠在村北边的黄河滩中。1962年,黄河枯水,在他们村子北面约3公里的河道中曾经露出了一处古村落遗址,有石墙根基、石磨、碾盘等,尤为珍贵的是,还挖出了一块没有具名年代的青石匾额,上面刻的就是“商夷齐扣马地”。

  武王会盟伐纣,夷齐扣马而谏,还给这里留下了会盟台(左图)、武济城等众多遗迹。现在,村中“长赢门”内东侧有座“会盟台”,它虽是上个世纪90年代人们堆建的,但所用材料基本都是从村中搜寻来的古建筑石材,其中仅历代碑刻就有数十件。站在上面,背对着莽莽苍苍的邙山,遥望着浩浩荡荡的黄河,不由得让人更加体会到扣马村的厚重和沧桑。


友情链接